口巴口即的李子

这里是一个主张和平主义的大fafa.
花樣年華Forever.

二代轰总!!
(由透明变实色)

时隔这么久,盾冬再次杀我.
这首歌是美队一中小酒馆的背景音乐,原来那时候就已经定了这个结局吗?
我真的是反复去世,原来他遗憾的是没跳完的那只舞,而不是没抓住的那只手.

md过了这么久,我还是意难平.

不知道是不是,

人总会在自己最邋遢的时候遇到自己最想见到的人,

而在最精致漂亮的时候却总遇不到他.


他娘的今天,我带着一身疲惫和没洗的油头下课,

身穿最邋遢最土气但胜在舒适的衣服。

就这样遇到了我日思夜想的男神大人´◡`


我现在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.

但是他真的好帅.